馬英九斷送台灣的國際法理空間嗎?

──評賴怡忠「馬英九斷送台灣國際法理空間」一文

傅雲欽 2012.04.06

▲ 鄭南榕:獨立是台灣唯一的活路
(圖:鄭南榕基金會)

前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賴怡忠在「馬英九斷送台灣國際法理空間」一文中說,馬英九政府的一國兩區之論讓台灣的國際法理空間被北京加速全面取代云云。所謂「國際法理空間」是什麼?從他後面又說「擔心台灣主權流失」等語,可知「國際法理空間」就是指「主權」。所謂「馬英九斷送台灣國際法理空間」就是「馬英九斷送台灣的主權」、「馬英九出賣台灣」的意思。

賴怡忠誤以為台灣是國家,有主權,然後以此為前提,批判馬英九政府傾中賣台,喪權辱國,讓「主權流失」云云。這是典型的民進黨自欺欺人的論調。其實台灣只是事實上(de facto)獨立,還不是國家,沒有主權。因此,沒有台灣的主權被斷送的問題。台灣沒有國家主權,但有人民自決權。人民自決權才是真正的「台灣國際法理空間」。這個國際法理空間屬於台灣人民,也沒有被誰斷送的問題。

不願、不敢或不努力於想辦法勇敢行使人民自決權(宣佈獨立,或傳統獨派所謂的正名、制憲、公投),以法理上(de jure)脫中獨立,取得主權,只會睜著眼睛說瞎話(無視憲法規定),硬ㄠ說台灣是國家,有主權,然後罵馬英九政府喪權辱國,讓「主權流失」,就像身無分文的人,不努力去賺錢,只會誣賴他的兄弟偷走他一顆鑽石一樣。這是民進黨最無恥、最不長進、最消減台獨運動能量、最耽誤台灣前途、最令我瞧不起的地方。

在前提錯誤的情況下,賴怡忠的文章就令人看不下去了。茲就其中三點,簡略的批判如下。

第一,賴怡忠說即使憲法沒變,李扁時代民意不會擔心台灣主權流失,馬英九上任後,台灣被併吞的疑慮才猛爆上升。他把「主權流失」和「被併吞」混為一談了。一個小國合併於一個大國,固有小國主權流失的問題,但一個叛亂地區被中央政府平定併吞,就沒有主權流失的問題。也就是說「被併吞」有兩種情形,一種有主權流失,一種沒有。台灣與對岸的關係是屬於第二種。賴怡忠則誤以為是第一種。但一般民眾只會道聽途說而已,怎麼知道台灣在法律地位上的微妙處境,怎麼知道主權一詞的真正意義?賴怡忠不應把他自己在李扁時代不擔心台灣主權流失,說成民意在那時個時候不擔心台灣主權流失。其實,不管李扁時代或馬英九時代,民意關注的都是較籠統的「被併吞」問題。至於是哪一種的「被併吞」,則人云亦云,不一定是賴怡忠那一種「主權流失」的「被併吞」。

其次,賴怡忠說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以及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是台灣領導者對於台灣主權的宣示,否則在當時憲法相關文字沒有更動下,北京政府幹嘛氣急敗壞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呢?他誤解「反分裂國家法」的立法用意了。他所謂「主權的宣示」,不是足以改變現狀的「宣佈獨立」,而是不改變現狀地陳述主權存在的事實而已。因台灣的國家主權根本不存在,故李扁的宣示沒有法律意義,只是表達一種政治願景,以討好獨派選民,讓他們爽一爽而已。因為台灣有一部分的民意傾向台獨,而李登輝、陳水扁會三不五時發表一些具有獨味的五四三言論,有讓台灣獨派坐大的可能,故北京政府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予以警告。「反分裂國家法」要遏止的是法理台獨的傾向而已,不是要消滅已經存在的法理台獨。中國只是事實上一國兩區而已,尚未法理上分裂為兩國,才有「反分裂國家」的問題。如果台灣已經法理獨立,成為主權國家,那就不是「反分裂國家」的問題,而是「呼籲兩國合併」問題。

第三,賴怡忠說如果李登輝、陳水扁既也在執行一國兩區的憲法,馬英九批評李、陳搞台獨不就是莫須有的指控嗎?馬英九本人曾批評李扁搞台獨嗎?我印象中,他只是一再強調自己不獨而已。如果馬英九曾批評李扁搞台獨,就獨派的立場而言,那也不是「莫須有的指控」,反倒是無比光榮的讚美呢!賴怡忠怎麼落入統派的思維模式,把搞台獨當成罪惡,而急著撇清呢?不過,馬英九的批評的確「莫須有」,因為李登輝、陳水扁從未真正搞台獨,都在耍弄台獨而已。他們兩人執政時都很忠實地在執行一國兩區的憲法。

● 相關拙作


-----------------------------
參考資料
-----------------------------

◎ 賴怡忠 (作者為台灣智庫執行委員)
自由時報  2012-4-2

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日前與胡錦濤會面時「受人所託」,提到台灣與大陸是一國兩區,引發社會譁然,雖然馬總統表示這是根據憲法,但隨後副總統當選人吳敦義在明知北京將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歸類在與港、澳團體同等級的會員中,依然以該基金會顧問名義出席博鰲論壇,並得到馬總統認可,形同馬政府向國際社會宣示其一國兩區說就是承認中方「一中原則、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立場。台灣現在的問題已經遠超過美國學者譚慎格的戰略親中憂慮,而是國際法理空間被北京加速全面取代!

馬總統對於一國兩區的質疑表示這不違背憲法,並主張包括李登輝陳水扁任總統時,也沒對這個憲法有所修改,因此也是實踐一國兩區的總統。那麼馬英九批評李、陳搞台獨不就是莫須有的指控?事實上,馬政府附和中國攻擊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以及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顯示台灣領導者對於台灣主權的宣示,對於北京以及國際社會對台灣國際地位的認知有重大影響,否則在當時憲法相關文字沒有更動下,北京政府幹嘛氣急敗壞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呢?

馬總統以為躲在憲法後面,就可掩蓋其附和北京政府「一中原則」的行徑,但Presidency Matters! 即使憲法沒變,李扁時代民意不會擔心台灣主權流失,卻在馬總統上任後台灣被併吞的疑慮才猛爆上升。現在更無視於中方對兩岸市場基金會港澳化的定位,明知吳的參與有向國際暗示其一國兩區說是在默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台灣是其地方政府的主張,依然同意吳敦義以該基金會顧問出席國際會議性質的博鰲論壇,難怪更多人懷疑「一國兩區」是否為將來的政治談判鋪路,如同當年對墨西哥太陽報自我矮化為馬區長以確保陳雲林如期來台一樣。

在馬主政下,台灣與中國的定位從特殊國與國、一邊一國,退回到兩蔣的中國一區說,瓦解了民主化鞏固主權的所有努力。如不對此嚴重危機強烈抗議,一旦馬總統在五二○利用國際見證再度確認一國兩區後,二○一六就有可能變成選特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