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背叛的義人,不要變成不覺悟的愚人啊!

——參加林樹枝26天大逃亡》新書發表會的感想

傅雲欽   2015.12.18

▲ 林樹枝在《26天大逃亡》新書發表會會場
(圖:自由亞洲電台 苗秋菊)

政治犯林樹枝今天舉辦《26天大逃亡》新書發表會。我也去參加了。

26天大逃亡》是描寫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從大逮捕中脫逃的施明德在逃亡的26天(1979.12.131980.01.08)中,如何尋找容身之處,而林樹枝自已及其他人如何見義勇為掩護施明德的故事。林樹枝把敘事的角度放在掩護施明德的人這邊,而不是施明德那邊。因此,書名改稱《26天大掩護》,可能比較貼切。

時掩護施明德而被逮捕判刑的人共有10人(但實際掩護者不只這些人)。他們的姓名及被處罰的情形如下

1高俊明「藏匿叛徒,但其情可憫,減刑」,處徒刑7年,實際執行43個月。
2林文珍「藏匿叛徒,但其情可憫,減刑」,處有期徒刑7年,實際執行47個月。
3許晴富「藏匿叛徒,但其情可憫,減刑」,處徒刑7年,實際執行47個月。
4吳 文「藏匿叛徒,連續犯,但自首,減刑,又其情可憫,再減刑」,處有期徒刑2年,實際執行2年。
5張溫鷹「藏匿叛徒,但幫助犯,減刑,又自首,再減刑,又其情可憫,再減刑」,處有期徒刑2年,實際執行2年。
6) 林樹枝「知匪不報」,處徒刑2年,但因此要補服前案所減刑期34個月,故共執行54個月,是同案被告中服刑最久的人。
7趙振貳「知匪不報」,處徒刑2年,緩刑,但判決前被羈押約半年。
8黃昭輝「知匪不報」,處徒刑2年,緩刑,但判決前被羈押約半年。
9施瑞雲「知匪不報」,處徒刑2年,緩刑,但判決前被羈押約半年。
10許江金櫻(許晴富之妻)「知匪不報」,處徒刑2年,緩刑,但被捕後曾被羈押4天。

(註:「藏匿叛徒罪」,依當時的「懲治叛亂條例」第4條第1項第7款的規定,其法定刑是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又「知匪不報罪」,依當時的「勘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第九條的規定,其法定刑是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天到的發表會捧場的人有近百人,把台北市雙連教會的會場擠滿了。當年掩護施明德的受難人,除林樹枝本人,許晴富、許江金櫻、吳文、趙振貳、黃昭輝、施瑞雲也都到場。我看到姚嘉文黃華楊青矗吳樹民陳南天李筱峰施正鋒陳茂雄陳婉真江蓋世夫婦、江仲樺陳明仁張素華李應元陳麗珠(施明德前妻)、林文欽劉聰德也在場。

這場發表會,一開場就有「寧願坐牢,不密報領獎金」的諷刺短劇的表演。今天也是林樹枝70歲的生日,大家也同唱生日快樂歌為他祝壽。有笑聲、又有歌聲。這種場面比起15年前(2000年)林樹枝發表另一本寫施明德的書《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時熱鬧多了。前後兩場林樹枝挑戰施明德的誓師大會,竟有前冷後熱的差別。林樹枝可說老來運轉,越活越精彩。

我們「建國廣場」20年前在台北市政府大樓前面空地,每星期固定舉辦民眾講台。林樹枝辦的地下廣播電台「基層之聲」也參與實況轉播,我因此跟他相識。我也曾到新北市板橋區新海大橋旁的「基層之聲」電台拜訪過他,並上節目。我與林樹枝只有數面之緣而已,不是很熟。但他在2000年那場冷清的《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新書發表會我也參加了。

前幾天,林樹枝在面書上說,2000年他發表《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時,出版社非常用心在台大校友會館租借場地、發新開稿、發邀請卡、準備餐點等。而他也將初稿寄給數位「有名望人士」,如立委、作家等擬請他們寫序言,而所得答覆竟千篇一律的﹕「我不敢得罪他,歹勢!」他找了幾位有交情的DPP黨籍立委擔任新書發表會的主持人,他們都說:「不方便。」即至發表會當日,來了四家電子媒體、三家平面媒體,而受他邀請且應允會出席的卻比媒體還少!至於書的銷售情形是,僅上架五天,發行的公司就收到書的退貨,說因為來自一位「有力人士」的壓力,他們不敢賣了!結果該書令出版社慘賠,因為只賣了二百本不到,而行銷費卻花了十多萬元。

看到林樹枝這段說明,讓我想起我也是拒絕幫他主持2000年那場新書發表會的人選之一,也讓我想起我為什麼會參加那場發表會。

我記得在那場發表會舉辦的前幾天,林樹枝打電話給我,說他要發行一本批判施明德的新書,希望我能幫他主持新書發表會。林樹枝會找上我,應該是知道我們建國廣場是批判施明德最猛烈的團體。1995年,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在陳文茜等人的輔佐之下,積極帶領民進黨轉型,鼓吹「台灣已經獨立,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布獨立」的謬論,並提倡與藍營「大和解」,而與藍營喝大和解咖啡。我們建國廣場罵施明德罵得很厲害。建國廣場的創辦人林山田曾對我說,聽說施明德對此很不高興。

我不怕得罪施明德。但聽林樹枝說他要出書講他與施明德的恩怨情仇,揭發他的隱私,要我當新書發表會的主持人,幫他背書,我猶豫了。1979年,「欽命要犯」施明德走投無路時,找林樹枝及其他參與的人掩護他。林樹枝等人冒著家破人「關」的危險收容施明德,林樹枝等人沒有拒絕施明德。那是難得的義行。2000年,林樹枝要舉辦揭發施明德的新書發表會,找我當主持人,我頂多是妨害名譽的共犯而已,我能拒絕嗎?我拒絕是不近人情或是「不義」嗎?

我想兩者情形不同,不能相提並論。我批判施明德都是從施的公共政策著眼,我當時不清楚施的個人隱私(當時施明德還沒開始帶領「倒扁」運動,王幸男等人還沒跳出來揭穿他的底細),我無法判定林樹枝那本《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的公益性有多高,也不想介入施與他之間的恩怨。因此,我跟林樹枝說,很抱歉,我不能幫他主持發表會。但我說,我會參加他的發表會。這就是我參加那場發表會的因緣。我記得當時擔任立委的許添財也參加那場發表會。許添財一到場,媒體鏡頭全轉向他,問他一些與林樹枝的新書無關的時事問題,讓那場新書發表會顯得更加冷清。

帶著一點當年拒絕林樹枝的「不好意思」,而想給予一點補償的心情,我今天的參加了這場發表會。

今天到場的施明德掩護人許晴富、許江金櫻、吳文、趙振貳、黃昭輝、施瑞雲都有起身向大家敘說當然掩護施明德的情形,以及導致家破人「關」的後果,令人動容。他們談到後來看到施明德的「轉型」,失望之情也溢於言表。

不過,聽到姚嘉文、李應元、黃昭輝三人先後講的話,我感處良多。姚嘉文、李應元都先出來講話,都提到它們要跑明年選舉的行程,然後講完就離開了。好像參加這場發表會也是他們跑選舉的行程之一。李應元早已變成投機政客,現又被民進黨提名不分區立委,他跑選舉行程,有點道理。姚嘉文已無官一身輕,是台獨大老,還跑什麼選舉行程呢?他真是想不開!

黃昭輝沒說要跑選舉行程,從頭坐到尾。他站到前面講當年掩護施明德的情形時,講到數度哽咽。講到末尾,他說前人犧牲打拚才有今天的民主。最後一句是:「希望明年選舉咱會贏!」然後,他在掌聲中回座。我的天,什麼「希望明年選舉咱會贏!」?!講了這句,前面講的一大堆不是白講了嗎?

三十多年前,黃昭輝等人掩護施明德,可說都是「義人」(聖經路加福音23:47,但他們異口同聲對於施明德後來的作法,感到痛心。他們的真心換來的是絕情。他們不必後悔因為施明德而家破人「關」,因為那是為台灣,不是為施明德個人,但他們看到施明德越來越反型走精,應有遇人不淑,所託非人之感吧!

那天在場的陳明仁、張素華黨人也曾參與1990年李應元闖關回台的掩護行動。當時是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副主席的李應元後來的表現如何呢?不就是一副投機政客的模樣嗎?他投靠謝長廷派系,參與謝長廷推動兩岸大和解的媚共爭寵運動,不是和施明德差不多可惡嗎?我不知道陳明仁等人自己對後來的李應元的看法如何,但我覺得我如果是他們,我也會有遇人不淑,所託非人之感。

掩護施明德的黃昭輝等人,不只是反國民黨而已,也為了推動台獨。當初他們不知施明德的投機性格,情有可原,無損於他們的義行。又掩護李應元的陳明仁等人,不只是反國民黨而已,也為了推動台獨。當初他們不知李應元的投機性格,情有可原,也無損於他們的義行。黃昭輝、陳明仁等人的掩護行為都是義行,可惜遇人不淑,所託非人,是「被背叛的義行」,不無缺憾。

是,今天蔡英文是個反對台獨(指法理台獨)的投機政客,口口聲聲要「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現狀」,眾所周知。黃昭輝和今天在場的許多人居然說要寵倖(thíng-sīng,溺愛也)、擁護(掩護)她,認為她的勝選就是他們的勝利,而不覺得「遇人不淑,所託非人」,這就情「無」可原了

傳統獨派最混蛋的地方是,以為台獨運動只是反國民黨而已。台獨運動怎麼只是反國民黨而已呢?!台獨運動不只是反國民黨而已,而是反一中架構體制。因此,台獨運動也要反對維持一中架構體制的蔡英文及民進黨。當年掩護施明德、李應元的行動是反國民黨,也為了推動台獨。今天,這些當年掩護施明德、李應元的人如果只是為了反國民黨,而擁護反台獨的投機政客蔡英文及民進黨,從台獨的角度看,那就是明知「遇人不淑,所託非人」而故犯,是「愚行」,而不是「義行」了。被背叛的義人一而再,再而三,被投機政客耍弄,就是不覺悟的愚人啊!可不慎乎?!

● 相關拙作


-----------------------------
參考資料
-----------------------------

蔡宏明
蔡宏明面書  2015.12.18

▲ 左起:許江金櫻、許晴富、林樹枝、吳文、施瑞雲、黃昭輝

由亞洲電台  2015-12-18
特約記者:苗秋菊

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林樹枝,今天發表2015 年度新作“26天大逃亡”,公開台灣美麗島事件中,一共有十個人幫忙藏匿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的那一段歷史,以及患難糾結的情誼,見證台灣民主運動史。

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林樹枝,在美麗島事件中,協助藏匿大逮捕唯一逃脫的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他週五發表“26天大逃亡”新書,講述施明德逃亡26天、包含他在內共有十個人協助藏匿的過去。書中也對現在的施明德提出批判,認為他不懂得知恩圖報。

19791210日,當時還是戒嚴時期的台灣,由“黨外”人士組成的美麗島雜誌社,為慶祝“世界人權日41周年”,在高雄舉行遊行演講活動,爆發嚴重的警民衝突,當時施明德擔任副總指揮。13日清晨五、六點,軍警與情治人員展開全島大逮捕,而第一波逮捕行動中,施明德是唯一逃脫的核心人士。

林樹枝說,貫穿藏匿施明德全程的,就是吳文牧師。林樹枝表示:“當時吳文牧師的生活很辛苦,我帶著施明德到他家時,嚇了一跳,怎麼家裡那麼小,他寄住在丈母娘的家,住著一家九口。”他也說:“吳文是協助施明德藏匿貫穿全線的人,從第一位到最後一位,一路都是他貫穿,非常勇敢。”

新書發表會上演出大富翁行動劇,象徵台灣戒嚴年代,骰子一下,誰知道站在門外按鈴的人會是誰?而當時協助藏匿的“義人”,走上大富翁,寧願捨棄五百萬元獎金,也不願供出施明德,不論抽取“機會”還是“命運”,最後都難逃關進黑牢的命運。

林樹枝表示,如果吳文是“藏匿施明德案”的第一男主角,那趙振貳牧師就是第二男主角。林樹枝說:“因為不知道被關進牢裡後要什麼時候才能再出來,趙牧師想到他還有一個歲和三歲的兒子,為了給孩子一個再會面前的印記,他全程揹著孩子、帶著妻子到溪頭玩,住了一夜,去也揹、回程也揹,就為了給孩子一個印記。第二天,他從容面對黑牢。”

當時年紀輕輕的施瑞雲,卻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施瑞雲說:“我認為這是我永遠永遠的記憶跟生命中最難得的經驗,也成為我生命走到現在,非常大的力量。”

當時因為美麗島事件而入獄的菁英,日後成了台灣本土的政治主力,因“藏匿施明德”而坐牢的十大“義人”,也持續在台灣主權與民主運動中發聲。他們寫的不只是自己人生的歷史,也寫下台灣民主運動史。

不過,已經經歷過兩度政黨輪替的台灣,至今沒有完成政黨輪替後必須走完的“程式正義”。連最簡單的答案:是誰領走了五百萬元獎金懸賞?國民黨,民進黨兩黨都沒有解答這個簡單的問題。

林樹枝
林樹枝面書 20151128 9:26

要辦「26天大逃亡」新書發表會前夕,令我憶起2000年要發表《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一書時的「慘況」!

當時的日臻出版社非常的用心在台大校友會館租借場地、發新開稿、發邀請卡、準備餐點等。而我也將初稿寄給數位「有名望人士」,如立委、作家等擬請他們寫序言,而所得荅覆竟千篇一律的﹕我不敢得罪他,歹勢!爾後出版社要我找發表會主持人,我找了數位與我有交情的DPP黨籍立委,但他們都說:不方便。即至發表會當日,來了四家電子媒體、三家平面媒體,而受我邀請且應允會出席的卻比媒體還少!

再看發行情形。《玩》書僅上架五天,發行的公司就收到《玩》」書的退貨,說因為來自一位有力人士的壓力,他們不敢賣了!結果該書令出版社慘賠,因為《玩》書只賣了二百本不到,而行銷費卻花了十多萬元!

出版社雖賠,但我於紅衫軍作亂期間,自費出版卻能小賺了一筆(因當時曰臻出版社已結束營業)。就因為如此,才有日後施明德告我的官司,好了,報告完畢

-----------------------------

國立臺灣大學數位典藏中心 

▲   剪報     1980.05.17

資料編號:A_0001_0001_0002_388
資料發生時間:1980.05.17
資料取得過程:計畫助理收集
備註:中央日報

立臺灣大學數位典藏中心

▲      剪報  1980.06.06

資料編號:A_0001_0001_0002_425
資料發生時間:1980.06.06
資料取得過程:洪貴叁律師事務所提供
備註:    中央日報

國立臺灣大學數位典藏中心

▲   剪報  1980.06.06

資料編號:A_0001_0001_0002_428
資料發生時間:1980.06.06
資料取得過程:洪貴叁律師事務所提供
備註:    中央日報